<dl id="wddja"><s id="wddja"><sup id="wddja"></sup></s></dl>

      <ins id="wddja"></ins>
    1. <tr id="wddja"><track id="wddja"><ol id="wddja"></ol></track></tr>
    2.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這是少年商學院微信(id:youthmba)第888次分享,亦是少年商學院十一特輯的第7篇。作者是臺大教授郭瑞祥,文章節選自《勇敢做唯一的自己》一書,我們略有刪減。

      “老師,您可以幫我寫推薦信嗎?這是我過去七個學期的成績單?!弊罱晃淮笏呐瑢W來看我,希望我能為她撰寫申請研究所的推薦信。一看嚇一跳,從大一到大四的過去七個學期,她每學期都是書卷獎得主!在臥虎藏龍、會念書的學生比比皆是的臺大校園,這并不容易,可見她多么用功!

      但我一開口,卻是潑了她一頭冷水,“同學,你能不能不要繼續拿第一名?”說實話,在臺大教學十八年,我最擔心的學生,不是成績吊車尾的同學,反而恰恰相反,竟是每一科都拿第一名的傳統好學生,最讓我放心不下……

      “為什么?追求好成績有什么不對嗎?要申請國外的好學校念碩士、博士,難道不應該有好成績嗎?”面對她不解的神情,我請她在研究室坐下來,“讓我花一點時間,說個故事給你聽好嗎?”

     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(本文作者所著《勇敢做唯一的自己》一書封面)

       

      美國教授恭喜我考砸了

      曾經,有一個高中讀建中、大學讀臺大,在別人眼中考起試來一帆風順的臺灣年輕人,在長期努力不懈下,終于如愿以償來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,攻讀碩士與博士。當時,在他心中,只有一個想法:“我來美國可是來讀書不是來玩的,好好拼功課吧!”

      于是,他不參與美國的流行文化、同學間多采多姿的社交生活,一心向學,果然,念碩士的兩年與博士第一年,每一個科目都拿下漂亮的A!

      他內心不免小小驕傲,頗以自己為榮,也一直以為,自己的指導教授,一定也為他高興。 但是,全A成績,終于碰到大鐵板了。有一門陌生卻又必修的重要課程,他上了幾個月后,內心有數,成績大概不會太理想,雖然及格絕對沒問題,但A恐怕拿不到了。這個“好學生”干脆壯士斷腕,期末考前,毅然退選這門課,避免成績單出現B的“恐怖”危機。

     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很多美國同學不理解,老師更覺得奇怪,學分費交了,也認真上了幾個月,為什么他要退選?只為了避免成績單不好看?這個理由對美國人來說,太不可思議了!來年,他再度挑戰這門必修課,一路穩扎穩打,加倍用心,但期末成績出爐后,他,竟拿到了第一個不是A的成績!之前的退選,無異于一場時間與金錢的徒勞無功。

      沮喪的他,有點難為情地去見了美國指導教授,甚至,帶著歉意去的。然而,指導教授卻十分開心地恭喜他!恭喜他沒拿到A!教授語重心長地說:“我真是太替你開心了!你從今日起,再也不必為拿A、拿高分而念書,你總算可以放膽,去做更重要、更有價值的事情了!”

      那,什么才是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?教授笑著回答:”去犯錯與創新吧!借著課本教你的基礎,然后去有計劃的犯錯、嘗試創新。這才是有價值的!”

       

      “怕輸”心態造成保守的選擇

      我,就是那上面故事里的主角、曾經認錯方向的臺灣小子。

      被MIT指導教授,點出求學觀念上的根本錯誤后,我大幅更改比例,變成了兩成力氣做功課,八成心思做新研究。這并不是說我偷懶,而是我發覺,做新的研究才是更大的挑戰,收獲更多。觀念一變,學習反而突飛猛進。時間、精神,都花在對的地方,我很快做出了新的研究成果,最終得到了教授的肯定,別人六年才能讀完的學位,我只四年就拿到了畢業證。

      后來,我回臺教書,對當時的心情有了新的體悟——當年我對科科A的追求,除了從小相信認真念書就是為了追求好成績的迷思,背后,更深的原因是“怕輸”。怕輸、怕沒面子的心理框架,一直到現在,仍然在很多個體、甚至很多企業發展上看到,形成一種保守的文化,妨礙創新的嘗試。

     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臺大管理學院每年都送很多學生到國外著名大學做交換生。最近一個同學從北歐的大學交換半年回來,與我分享心得。 她的班上有一半是當地學生,另一半是全球各地的交換學生,有很多分組討論和報告要做。她發現,臺灣去的學生,理論學得很扎實,程度一點也不輸外國學生,但自信心明顯比較不足,即使有自己獨特的看法與觀點,但不那么能夠系統化組織與勇于提出討論。

      她的心得我完全了解。因為怕輸怕被別人笑的心理,出現在許多層面上,例如阻礙學習新語言(不敢開口怕被笑)、討論課上沉默者占多數,發言的永遠是那幾個,但下了課大家卻七嘴八舌意見多多。 這些孩子已經習慣了“誰會考試,誰就是贏家”的游戲規則,卻不曾想,從考完大學起,我們的人生已經不是“科科得A者保勝利”的階段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為什么不告訴孩子,王子公主也會吵架

      我的前半生,在別人眼中,該也是標準的“金榜題名”,畢業后,在硅谷找到年薪數百萬的工程師職缺,娶回了美嬌娘、回臺大擔任教授,也有了兩位小朋友。那段時間,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,也深信只要自己夠努力,無論是“美國夢”、“臺灣夢”,我都能美夢成真。

      然而,從人生進入下半場開始,我陸續遭逢變故,壯年之時得了癌癥,僥幸康復,卻也大傷元氣。沒幾年后,我又遭逢中年喪妻,失去了最愛的人,心里什么也不?!瓍s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自怨自艾,因為我還得拉拔兩個正要經歷青春期的小男孩長大。

      原來發生在我們意料之外的,才是真實的人生。

      看看自己走過的人生路,再想一想每一天,我在校園內觸目所見,年輕快樂、對未來滿懷想象與盼望的學生們。不禁感嘆:在我人生的求學過程中,大多時刻,學校只教如何考第一名、如何過關斬將在大小的考試中勝出?幾乎沒有人告訴我,考不上“好”學校、“好”科系之后該怎么辦?如何勇敢站起來面對挑戰?

      我們從小經常聽到的童話故事是,王子好不容易排除萬難與公主結婚,然后呢?就沒了。從沒有告訴我們,王子公主可能吵架??!人生的本質就是無常的變動。如果有一天,公主離開了,王子該如何?

      “最難的一課,我們卻沒教給孩子”

      沒有人教過我們,我們也從來不會教給學生,關于人生,種種的真實與艱難,種種的難堪與不堪。這些,反而是我在歷經人生后,最想要獻給學生的禮物。

      人生總有悲歡離合,但我希望我的學生,都比我更有能力,去面對課堂以外的人生挑戰。我會把這些人生問題,提前丟給我的學生,讓他們從年輕時就開始思索,有心理準備。我會告訴他們,人生沒有標準答案,比答案本身更重要的是自己學會尋找答案。甚至是,能不能在犯錯后,鼓起勇氣選擇“補考”,而不是沮喪放棄,勇敢做唯一的自己。

       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,国产特黄A三级三级三级,在线人成免费视频69国产,性按摩XXXX在线观看